关于法制知识小报

来源:www.czyjcy.com发布时间:2020-2-22

后来我在一篇回忆录里面写到过一件事情。我有一次和几个美国研究生同学在一起,她们常问我在中国的事情,我就跟她们讲了在公共汽车上被小偷偷皮夹子的事情。80年代公交车上小偷很多的,有一次我下车的时候一个人碰了我一下,我一摸,皮夹子被偷了,其实里面就是一张月票,没有多少钱。我一想,肯定是这个男人偷的,我一下就跳上车,对他说你还给我,他就很紧张,说我没有,同时皮夹子就丢到地上,我立马捡起来,对他一挥,说就是你偷的,然后下车了。两个美国同学听了大笑,说我好勇敢,我就说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后来有一次又说起坐公共汽车,挤车有时很烦人很气人,我经常碰到那种下流的人,在你身后摸来摸去,真是恨得不得了,这两个美国同学马上说,那你是怎么对待的?我说我怎么对待呀,我就赶紧躲开逃开,很窘迫的。她们就问,为什么你上次抓小偷那么勇敢,碰到这种性骚扰你就害怕了?我说,那我很害羞,我就不敢讲了,我讲出来就变成是我不好。我这么说了以后,自己也觉得这个回答有问题,但我没别的理由了,这确实就是我不敢应对骚扰的原因,后来就我开始反思,在公交车上被人骚扰,我为什么要觉得是自己不好?

“在1940年代,卡萨布兰卡是当之无愧的建筑实验室,这里有的是空间,有的是金钱,更难得的是,这里还有建筑师们梦寐以求的无限自主决定权(Carte Blanche),自由裁量权,让他们尽情尝试在欧洲没有机会去做的大胆设计。” 在亚历山大城的阿拉伯科技与海运学院任教的建筑学家阿德勒·萨达尼(Adel Saadani)解释说。

“工业4.0”不仅是技术上和经济上的一场革命,而且是对整个社会体系的一场变革。“工业4.0”对社会结构的影响可以用下图中的“社会技术体系”(soziotechnisches System)来表示。技术对社会带来的影响并非是单一的,自动化程度的提高改变了传统的分工方式,越来越多的工种被机器取代,人与机器的关系和互动需要重新被审视,而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方式也将发生变化。

只是,读书向来并非我们“知道”的唯一途径。儿童们学着歌谣进入学习之途,言传而身教。读书识字只能说是我们接近人类整体的一种方法,老话甚至有“人生忧患识字始”的讲法。从某种角度来讲,识字从来跟人生的成就或幸福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是在这个普遍大学的时代。“刘项原来不读书”,所谓三日不读书,自觉面目可憎的说法,大抵就是读书人的自矜。读书也完全有可能读坏人的脑子,天天研究“回”字有几种写法。所以,读书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么多编辑辛苦做书贩书,究竟是为了什么?人们冒着亏本的危险,在高档的商业中心开起一家又一家“美丽”的书店,又是为了什么?文艺的笔调,或者会在此时引用无数智者的名言或是名家的妙笔,“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样子”,诸如此类。然而,肉麻的笔调向来只适合热恋中的男女,非此,写下这些句子无非只是试图感动自己。书店,不同于布店、米店、粮油店而不被时代淘汰的合法性只能从更理性的思考中获得。否则,随着网络书店、电子图书、公共图书馆系统的逐渐升级、发展,书店终有一天会失去自身最后的“合理性”。“虽然现实很糟糕,但这是唯一能吃一顿美食的地方。”除了实实在在的空腹之欲,人类实在找不出一种理由走出网络媒体营造起的虚拟空间,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一个人戴着VR眼镜,双手伸向虚空之中,在“书架”上挑选、翻动一本本“不存在”的书。

至于清代衰亡与八旗的关系,作者虽然在本书号称“要反复地、不断地进行剖析和论述”,最终却也未见述及。从历史上看,八旗组织即使完备,就能挽救清王朝的命运么?明眼人一望即知,此乃痴心妄想,毕竟晚清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船坚炮利的敌人来自海上,十七世纪如何能够抗衡十九世纪?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镇江战役,参战清军以八旗兵为主;在造成英军整个战争中最大伤亡的同时(仅战死三十九人),八旗兵付出了战死、失踪近三百人的代价,却仍旧没能守住镇江。实际上,在本书中作者确实提到“海洋文化,成为短板”,对清朝统治者忽视“海洋文化”提出严厉批评,却没有进一步明确,正是这种忽视(而不是八旗的衰败)造成了晚清中国的时代悲剧,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这些最初的访谈表明了在初中毕业时向外地学生开放的路径的多样性,并让我深刻意识到路途中的艰难和阻碍。接下来我会按每条路径总结我的发现。

胜利的天平似乎也在半场比赛过后倾向了英格兰人。一项数据显示,在世界杯半决赛半场领先的18支球队中,仅仅只有意大利队在1990年最终的点球大战中输球。

在人们的心目中,书店究竟是什么样子?是知识的殿堂,还是照片的美丽背景?是欧洲古堡中的幽暗烛火,还是明清木楼中的嘎吱作响?抑或,是每个孩子都不愿光临的买教辅的地方?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个书店的模样,即使本身久已习惯在网站上,点击付款。布店、米店、粮油店,渐次被新一代们遗忘,历史更久远的贩书之所却在人们的生活中长存。这样说来,买书,也许是远比衣食住行更必不可少的存在?这当然是一个图书从业者的意淫,一项以对抗人类惰性为己任的行业,怎可能长盛不衰?身边的书店开了关,关了又开,总难逃避越来越少的命运。旧书市场慢慢烟消云散,连知道的人都已经记不起来。曾如雨后春笋一般开遍大街小巷的书报亭,也一个个消失,难得坚持下来的几家,也无非是为往来的行人提供冰水与早点。智能手机就是新一代,从个人知识终端到个人信息终端。是否人类总有一种天性将他人到经验揽为私有,从最八卦的小道消息,到最宝贵的智慧箴言。“知道”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上世纪的一个中国伟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话说的似乎不错,其实是狭隘的,体育哪里光是野蛮其体魄。体育对你心灵的改造是很大的,身心是一体的。当然现在我们的社会里,野蛮其体魄都不被重视了,甚至身体差一点不要紧,只要你考上好学校,连这个都可以轻视了。但这个伟人说的是片面的。因为体育要造就的还有精神,还有性格。国外的社会对体育的重视比我们重视的程度要高太多了。因为他从来都以为,特别是在他的精英学校,哈佛、耶鲁、伊顿公学。他们希望他们的学生中发育出英雄情结。哥们儿,英雄情结靠哪个学科来造就?你说靠物理学好,还是靠练中长跑,练足球好?后者的文化含量那能赶上文学、哲学、物理学呢?但是我看,培养英雄情结,可能还是形而下的东西要比形而上的东西更有帮助,来得更直接。

王政:上次在复旦做讲座的时候我讲了一句话,中国的现代化归根结底什么?是女人的现代化。女人从男主外女主内的这样一个农业社会的性别隔离的空间中走了出来, 中国女人的现代化就是中国的现代化(无法想像若今日女人还在性别隔离的社会中生存,中国会是啥样)。但是男人没变,过去是读书、做官、经商,现在还是读书、做官、经商,唯一变化的就是他现在可以坐飞机和用手机之类的现代工具,这些都是器物的改变而不是心灵内在的变化。而女人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社会空间、活动范围到知识结构、主体身份全都变了。正因为中国的现代化只是女人的现代化,所以今天的中国社会是半身不遂。中国社会要真正实现现代化,就必须把男人也现代化,产生新的男性主体,然后我们的社会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现代化的社会。而现在,资源、权力还是主要掌握在男人手里,如果还要用男权的、皇权的、陈旧的传统文化来压制已经现代化了的有公平公正和公民意识的女人,就会出现大问题。所以为了中国的未来着想,我们需要花大力气来呼吁中国男性的现代化,重新建构符合21世纪现代世界潮流的男性主体。

前四集已经完成了双人变身,七十岁的奶奶性格没有得到充分展示,就连抱怨老伴也是用二十岁的脸和声音说出来的,七十岁的爷爷追在变年轻的奶奶屁股后面问她要人,戏份虽多但是并不讨人喜欢。无论是爷爷还是奶奶,都特别镇定地接受了自己突然年轻五十岁的“事实”,除了心态转变的过程稍微有点跟不上节奏,其他完全是按照普通青春剧的模式在演——如果是青春类型的电视剧,为什么要用《奇怪的她》的版权,自己原创一个不是更好么?

这次没有拍身体,也没有戏服?

斯坦东意识到,中国法律不像欧洲人原来认为的那么武断和落后。后来又发现中国人不仅有法律,而且有非常成熟的成文法典。于是他在1800年左右托人私下在中国买书。因为当时清朝政府禁止外国商人购买中国官方书籍,而且1760年后外国商人在中国请中文教师也被禁止。这情形同印度完全不一样。印度是英国殖民地,所以英国人可以让印度最好的学者去教他们,给他们提供印度最珍贵的文献供研究和解码。通过这种非法的方式,斯坦东买了至少两个不同版本的《大清律例》,其中一个是他托人从南京购买的,因为南京出版业很发达。他也买了几种讼师秘本。当时斯坦东想了解怎么跟中国人打官司,所以他意识到对中国法律制度的掌控,是英国人要扭转局势,解密中国政治法律制度非常关键的一个东西。

无论如何,书店的样子,就是读书的样子。

我的建议是,中国的职业学校应该是中国的体育、文艺人才的摇篮。职业学校多数建在城市郊区,那里要搞出几块足球场,不是难事。

但成人教育的学位被这个地区的大型本土企业一视同仁吗?我向三位招聘人员咨询时发现,他们通常不接受成人教育的毕业生,他们没有聘任成人教育毕业生的经历,所以无法将两种类型的职业学校毕业生(成人和非成人)进行比较。这可能表明,成人教育的资历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价值较低,进而加剧那些无法进入其他项目的外地学生的劣势。

训练中,凯恩、斯特林、阿里、马奎尔等球员拿着“惨叫鸡”道具在场地内相互追逐打闹,有眼尖的球迷还发现,这只集宠于一身的“尖叫鸡”,正是法兰西配色。

这个创意,刚听到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2.现在阿里已经通航,陆路交通也更加顺畅,文化、旅游、商务等各方面与内地的交流交往非常多。目前有河北,陕西两省和三大央企共同援藏建设阿里,每年也会组织很多的交流交往活动。

一种作物是主食还是入馔的配菜决定了土豆在不同国家人饮食中的地位,也决定了民众对这种食材的了解程度。对全球生产土豆最多的国家的民众而言,土豆主要入馔,变化十分丰富。但将土豆切成极细的丝然后过水冲洗掉多余的淀粉,以追求清脆的口感,和欧洲人熟悉的土豆口感大为不同。

那潜力低的学生学习成绩“上提”有没有好处?没有。这哥们儿是一个很称职的推销员,一个很优秀的厨师,或者是搞内装修的好手。如果原本他们不怎么喜欢学几何,能学到60分,需要他们把几何提到85分吗?不需要。另一方面,一定要他们跟着数学潜力高的学生,拼命干,导致他们失去了一个愉快幸福的少年时代。这太无聊了,这是陪绑。

即使对于每年成千上万的入藏游客来说,能亲身踏访阿里的可能也不到总数的百分之一。要寻找诗和远方,请来阿里,这里是远方的远方。毕淑敏在这里11年难忘的当兵经历给了他写作的勇气。

董夏青青是一位声名渐起的军旅作家新星,她的短篇小说《黑拜》以我国边境线前沿阵地上一次世界瞩目的对峙为背景,以一只小狗的命运,透视当代年轻军人的生态与心态,也对战争与人性作出了更深的思考,她笔下的风物、人物,显露出雕刻般的美学风格,这篇小说全文不过八千字,语言朴实、致密、硬朗而又不乏令人动容的细腻。

翻拍版本超九成的故事都是一致的,除了奶奶的下一代是男是女(日本版中是女儿,其他都是儿子),年轻和年老部分占多大比重,其他部分都差不多。

莫俊卿(1928—),壮族,广西融安人。1951年考入中南民族学院,1956年考入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1958年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任广西调查组壮族、仡佬族调查分组负责人,撰有大量调查报告,毕业后留校任历史系党总支副书记。

点评:本次展览题目名为“融合的视界”,指出以中国和日本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和欧洲西方文化在艺术视阈下互为源头和启发,在彰显民族特性的同时也充满共性可寻。而这在当下中国的艺术及文化语境中其实可以引发诸多有意思、有价值的讨论。

对于黑格尔和密尔来说,中国政治和法律制度是过度理性化了,从而导致中国人没有个性(individuality)和自由(liberty)。因为每个人、每个方面都被规范化、制度化了。这是一种观点。但是对于韦伯等人来说,帝制中国的法律制度是非理性的,因为它的司法裁判不是靠成文法,而是靠儒家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观点同时存在。但这两种观点都左右了西方对中国的认识,后来转变成中国人对自己的认识。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近现代的身份认同和文化认同,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大杂烩。有的人一方面在夸传统,一方面又批传统。这是因为影响了他们认知和价值评判标准的西方话语体系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这三点不澄清,只怕质疑声就不会消失。以收费为例,根据江苏省政府2015年《关于取消和暂停征收部分行政事业型经营服务性收费以及降低部分收费标准的通知》的要求,各地和有关部门不得继续征收电动车号牌费。目前江苏省其他地区均已取消此项收费。


厦门自在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3246号